浔阳

没有脑子

春宵

(ooc预警)

炒冷饭,点开灯可开车哈哈哈

没写生贺文就偷懒补段肉吧哈哈哈

 费渡生日快乐!

 

恰逢四月,窗外的鸟叽叽喳喳闹个不停,清早的阳光透过淡白色的窗帘照射进地面,在客厅映射出一圈光亮的影子。 

   费渡慵懒地坐在沙发上,手里拿着本书正认真翻读。他及肩的长发堪堪遮住了睡衣领口,和那些斑驳的红色印记。

   骆闻舟正躺在他的大腿上,也拿着一本书在看。

   骆队现在就像上课时想要睡觉的小孩,眼皮困得直打架,却又努力保持清醒。

   费渡在偶尔放下书拿起咖啡的间隙中,看到骆闻舟几欲合上的双眼,不由得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  费渡的目光缓缓扫过骆闻舟的侧脸,刚硬的面部线条很容易让人想到刚正不阿的军人。费渡也知道,骆闻舟没有看上去那么正经,亲吻的时候他的唇是软的,呼出的气息吹过他的脸时还可以感受到湿润甜腻的情欲。

   这位很正经的师兄,还是会有幼稚的时候。

   好好上班的费渡当然会有免不了的应酬。

   虽然说他现在已经不怎么跟那群不正经的富二代混了,但还是不乏一些不知道他已经“转性”的老板约他去一些不那么正经的局。

   “费总,尝尝这法国带回来的葡萄酒。”

      酒早已在容器里醒好,对面的老板一脸的得意洋洋,特意将酒瓶摆放在桌面上。

   旁边的年轻女人扭着腰肢,努力地将她的两颗球靠近费渡,为他倒上葡萄酒。深红色倾泻而出,在杯子里晃荡,弥漫着浓郁醉人的幽香。

   费渡不动声色地离那位小姐远一点,拿起酒杯轻晃,举着跟对面的人相碰,小小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酒精的味道在口腔中蔓延,唤醒沉睡的味蕾。 

      “罗曼尼康帝,黄总真是好品味。”唇角勾起,露出属于费渡的温和而又无害的微笑。

   “可惜了,”费渡放下酒杯,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“最近家里那位管得严,不让我碰太多。”

   “没想到费总也会被人吃得死死的,黄某很好奇这是何方人士。”

   “制服最是销魂。”费渡挑眉,露出一个“你懂的”微笑,那黄老板随即了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。

   “费总真是,会玩,会玩。”

   等到费渡回到家里,已经比平时晚了一点点。

   费渡专属骆闻舟狗鼻子上线。刚一进门就被某人搂了个满怀,舌在他口腔内灵巧地游走着,淡淡的烟草气息混合着还未完全消散的酒味一起冲上费渡的大脑。

   唇舌交缠过后,费渡胸膛微微起伏喘着气。骆闻舟将头靠在他颈间嗅着。

   “嗯……红酒味......还有乱七八糟的香水味。”骆闻舟在他耳边轻声说道,呼出的气息喷在费渡的脖颈上,让他不自主地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师兄真是越来越朝着狗的属性进化了。

   费渡举起双手,笑着说“黄总的饭局,就一口,那些人都没有你好看,师兄该对自己的颜值有点自信。”

   费事儿撩人技能一开,骆队立马缴械投降。

   费渡又吻了上去,甚至比刚才更为激烈,手也从骆闻舟衬衫下摆伸了进去,顺着脊柱往上轻点。

   一路星火燎原。

   骆闻舟愣了一会才反客为主,将费渡压在墙边夺回了主权,就像是一头宣告领地的雄狮。

   骆闻舟按着费渡的脖子搂着腰,推推搡搡间进了卧室。

   嘭的一声巨响让那只新来的小猫浑身一颤,而骆一锅则淡定的站在原地舔爪子。

   “只撩你。”骆闻舟一愣,抬头对上费渡笑意盈盈的双眼。

开灯

 

 

   骆闻舟终于抵挡不住周公的召唤,他侧躺在费渡腿上,一只手已经垂在了沙发下,另一只手拿着书盖在脸上。

   费渡轻轻翻过一页纸,在骆闻舟手上的书即将滑落时一把捞住,将书放在了茶几上。

   费渡把手上那本书放在一边,盯住了骆闻舟的侧颜。

   骆闻舟面部线条硬朗,棱角分明,这张脸确实也是费渡痴迷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手指从骆闻舟的眉间摩挲向下,抚过高耸的鼻梁骨,按压在双唇之间。似乎惊讶于骆闻舟嘴唇的柔软,费渡停留得久了一点。又逐渐划过下颌,感受扎手的胡渣,停在喉结上。

   窗外传来阵阵梨花香,沁人心脾。

   熟睡中的骆闻舟呼吸绵长悠远。费渡俯下身含住了那片唇。

   骆闻舟的呼吸被扰乱,嘴中突然尝到了费渡那及其甜腻的咖啡的味道。

   骆闻舟起身将费渡压倒在沙发上,飞起的窗帘勾勒出风的形状,遮住满室旖旎。

   人间四月,宜赏花,看书,煮茶......发情。